<optgroup id="jjoyh"></optgroup>
<span id="jjoyh"></span>

<optgroup id="jjoyh"></optgroup>
  • <track id="jjoyh"><em id="jjoyh"></em></track>
    <optgroup id="jjoyh"></optgroup>
    <acronym id="jjoyh"></acronym>
      首頁 > 資訊中心 > 創業資訊 > 經緯張穎:如果不能抓住下一個BAT,即使賺很多錢,也會覺得窩囊 > 正文

    經緯張穎:如果不能抓住下一個BAT,即使賺很多錢,也會覺得窩囊

    來源:經緯創投 時間:2016-06-12 我要評論()
        我今天的分享,會很誠實地從第一天開始,去分享中間的一些思考,關于人生中被動和主動的選擇

    我今天的分享,會很誠實地從第一天開始,去分享中間的一些思考,關于人生中被動和主動的選擇。


    從我的第一天開始說起,我1973年在上海出生。但我從來沒有在上海住過,所以我也不會說上海話。我父母都是上海人,我生下來就跟母親去了山東泰安,她清華畢業后去了泰安制藥廠,我父親在新疆兵團做軍醫。


    所以我生命中最初的六年,他們是分居的。后來因為出身、分配的問題,我們全家想辦法搬到了安徽馬鞍山。在那里,父親做醫生、母親做老師,大概到十三歲的時候我們移民到了美國。所以某種程度上,我是一個老外,從思維邏輯、寫東西的流暢性,再到閱讀,基本上英文為主中文為輔。其實我中文還是比較差的,這幾年在中國適應得還可以。我覺得接地氣這方面,我比美國回來的那些人要好很多吧。


    我在美國讀的初三、高中、大學,從大二開始開始做癌癥研究、在醫院實習,畢業之后又做了三年有薪水的穿白大褂的研究人員。所以說我還是理科出身,思考邏輯比較嚴謹。我覺得那段時間其實學到很多東西,因為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你看不到的世界里——很小的試管,每天提煉細胞、抽血、提血、提煉DNA,做軟件幫助大數據的分析,當初我的學科是生化跟數據分析的連接。


    我是蠻喜歡這份經歷的,但當初總覺得自己應該向商業靠攏。起因是我有一個很好的同事,他父親是美籍菲律賓華裔的首富,你可以把他想象成類似雅虎的創始人楊致遠。我同學的父親創造了幾家公司,所以通過他,我很早接觸到他創業的節奏和生活方式,他后來自己也做過一段投資人。


    他做的事情深深地刺激了我跟我的朋友。美國的教育模式是窮養,我的朋友父親雖然是億萬富翁,但我朋友自己也很窮,開個破車。我們當過一段時間室友,從上班到下班,每天呆在一起——彼此交流很多。


    那個時候很年輕,朋友的父親正好又到了創業成功的爆發階段,有自己的私人飛機。這些多多少少,從商業上,創業上、乃至投資上,綜合下來對我產生了很大的刺激。后來去選碩士專業的時候,我選了一個有商業性質的碩士學位——西北大學的生物科技和商學碩士學位,一半是生化、一半是商業。有很多的醫學院,我申請過了,但最后沒有選。


    在那個時候我才接觸到了精英學府,因為之前在馬鞍山讀的小學、初中,去舊金山的高中,再到大學,都是二流到三流之間。高中我讀的是林肯高中,是我們舊金山最爛的高中之一:每天每時打架,墨西哥人打華裔,華人打華裔,越南人打黑人。越南人非常團結,三五個越南人把黑人打得落花流水,所以我們學校經常有警車不停地巡邏。這是一個大煉爐,ABC不喜歡臺灣人,臺灣人不喜歡香港人,香港人不喜歡上海人,所有人都討厭除上海外的大陸人。

     讀完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     相關閱讀:
    網友評論:              已有條評論,共人參與,點擊查看
    窝窝看电影网